文\郭超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押後一個多月於25日發表的新一份《施政報告》,果不期然從疫後經濟重啟、民生、港青灣區發展、人才引進和土地房屋政策等方面提出200項新措施,回應各界訴求之餘,更首次從憲制秩序和政治體制層面,為本港專注力量發展經濟民生排除政治幹擾,值得期許。目前,疫情、美國選後政治以及中美關係走向仍充滿未知和不確定性,港府在推進就業、金融和創新發展有數點值得留意。

新冠疫情肆虐近一年,給全球政經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尤其是傳統經濟領域,幾乎沒有誰能倖免,舊的經營模式勢必要面臨被淘汰。同樣地,新形勢下也必然會催生全新事物和新模式。應對得宜,即可帶來了全新機會。因此政府有必要加大投資,敦促各大專上和職業再培訓學校等機構,加速更新課程,提高本地學生的技能,以免出現技能與新興工作崗位不匹配的結構性失業問題。

金融經濟方面,內地力推國內國際雙循環互相促進的發展新格局,香港在地理上近水樓台,兼有「一國兩制下」中央一貫支持的優勢,卻不能忽視來自區內其他國家或地區的競爭。尤其是在香港優勢產業不斷萎縮的情況下,如何鞏固和發展的國際金融中心領先地位,《施政報告》着重「跨境理財通」的「北向通」和「南向通」 計劃和灣區發展等,在當今熱議的金融轉型和金融創新科技方面着墨不多。須知,新加坡不久前宣佈,將擴大超過200億美元,投資基礎和應用研究,提升國際競爭優勢,不容香港小覻。

在當下充滿未知和不確定性的環境下,各種解決方案難免潛藏巨大風險。唯有依賴市場機制和商業靈動性,通過產業合作,結合不同領域的優勢來規避風險,切忌單打獨鬥。學術科研機構、產業與政府三者之間關係的三螺旋模式,內地近年流行的各大創新園區、以及號稱歐洲最具智能和智慧平方公里的荷蘭燕豪芬高科技創新園等,採用的都是各種商界,機構和政府合作的創新發展方案,可以成為香港參照的實例,甚至推而廣之應用到土地融資和金融創新發展上面。在未知中惟有改變傳統思維,才能開拓突破,在危機中找到機會,搶佔先機。

責任編輯: 林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