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關品方

香港電台要馬上改革,刻不容緩。

筆者認為,有幾種可行方案。一是以私有化的形式「取締」之,乾淨利落。公開招標競投,港台變成私營機構,自負盈虧。二是更換領導人及高級管理層,進行改革,過渡期間暫由特首親自領導,撥亂反正。三是中間落墨,成立檢討委員會,半年內交報告作決定,最終還是全面變為私營化或是全面落實公營化的問題。如屬私營,政府節省公帑,市民高興。如屬公營,一定要真正發揮官方輿論機構的作用,正面報道消息,宣揚國民意識,協助學校網課,解讀政府政策,加強專題分析,放眼世界大事,認識祖國發展,關心香港前途,維護市民權益。可學習例如日本放送協會(NHK)及英國廣播公司(BBC)豐富多樣的欄目,世界級的體育運動應免費轉播,集益智、賦能、開拓、德育、教化等五大方面於一身,讓市民耳目一新,就像北斗星,成為人皆仰望的指路明燈。

港人期待港台改革已久,而政府遲遲未見行動;其中或有兩個原因,一曰蠢,二曰壞。筆者認為,市民的耐性已到極限,不得不再次發聲,在這裏越俎代庖,具體指明出路。沒能力的官員,請讓賢。説得過於直白請見諒。

輿論界的北斗星,應該是愛國護港,建設香江的重器,香港官方的電台一旦建成,勢將鋒芒畢露,象徵特區的新生,就如同今年6月的北斗衞星導航系統建設成功,在特區內發揮保衞國家安全的巨大作用。

香港現在是一隻受傷的糜鹿,一旦在中央的關懷下恢復過來,世界將為之顫抖。關鍵是它要有自己的喉舌,發其正聲。呦呦鹿鳴,食野之苹。我有嘉賓,鼓瑟吹笙。盛筵重開,冠蓋雲集,這才是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的固有風範。一個樂隊無指揮,必發噪音,不成體統。香港電台,應該是輿論界的總指揮,輿論界的北斗星。作為特首,肯定高明,怎會不知道?或有難言之隱?不妨大鳴大放,走羣眾路線。如是,善良正直,奉公守法,愛國護港謀建設的大批港人,一定幫手。

中國痛下決心,不得不開發建設北斗系統,是為外界所迫,始於2007年(編者註:這裏還有一個背景知識,美國2008年隨即決定調整戰略,重返亞太)。早在1993年,「銀河號」事件讓中國人蒙羞,中華大地之上,可謂人神共憤。當年,美國污衊開往中東的中國貨輪「銀河號」帶有化學武器原料。當時,美國關閉GPS,讓「銀河號」在大海中迷路,被迫停止航行。美國直升機在「銀河號」的頭頂盤旋,軍艦在它的周圍巡弋,屈辱的日子,持續了整整33天。美國派人登上「銀河號」強行檢查。熟悉航運業務的人都知道,根據國際公約,行駛在公海上的船隻,掛什麼國旗,就等同該國的領土。美國在中國的領土上搜查「化學武器原料」。我們的「銀河號」,在銀河中迷失。

中國受制於人,要想和平崛起,必須自主發展屬於自己的北斗導航系統。「銀河號」事件,當年或仍可以定性為民間摩擦;1996年,卻上升到軍隊層面。當年台海危機期間,曾有消息指解放軍發射的導彈GPS信號被故意關閉了。衞星導航定位,是軍隊的眼睛,沒有它,再先進的導彈也無法擊中目標。再先進的戰鬥機,也無法飛到指定位置。

在美國攻打伊拉克的海灣戰爭中,美軍用GPS軍用級別精準定位,像打遊戲機一樣,飛機和導彈對伊拉克的坦克,百發百中。75年來,美軍肆無忌憚,到處開戰,恃強凌弱,為什麼?不言自明。

中國要建造北斗,開始時想與人合作,因為當年還比較貧窮,單靠自己,非常吃力。最先,中國看上歐洲「伽利略」導航系統的技術,要付錢購買。合作範圍涵蓋衞星導航的技術、製造、市場開發以及導航頻率,儀譜和認證等多個方面。中國提出分享部分技術,歐盟拒絕,倒過來建議同時把日本和印度也拉進來,共同開發。這豈不意味着中國軍事行動上要和別國共用同一套導航系統?如果打起仗來,聽誰的?怎樣打?

中國要建造自己的衞星導航系統,只能靠自己。這過程分為兩大階段;要發射近50顆衞星,難度極大。2011年7月,北斗第9顆衞星,在電閃雷鳴中發射成功。火箭內裝有大量的液態及固態的氫燃料,有一點小火星,就會釀成嚴重事故。君不見,1987年美國大力神火箭升空1分鐘後,被雷電擊中,發生爆炸,灰飛煙滅。

北斗衞星導航系統,發射升空的45顆衞星,必須分別到達預定軌道,只要有一點小偏差,即前功盡棄。然而一個預定軌道,只有一兩天的「窗口期」適合發射。一旦錯過,至少要等4個月,甚至一年。北斗衞星等不起。因為一旦推遲,必然影響後面的進度,造成無法估量的經濟損失。最後,中國依靠天文氣象專家總結多年的經驗,分析龐大的數據,搶到在兩次閃電之間的10分鐘隔差,讓火箭點火,發射成功,「險過剃頭」。

正是在中國歷經幾代人的努力下,才有現在的北斗衞星導航系統。到2012年,中國已發射完成16顆衞星,完全覆蓋亞太地區。此後8年,中國繼續奮進,同一期間,美國同步加強加速,遏制中國,開始在香港和台灣挑起事端。半年前,北斗三號最後一顆衞星發射成功,完成整個體系。到如今,50顆衞星之中,已有35顆處於工作狀態,從而實現全球無差別的高精度定位。今後的工作,是走完餘下的「一公里」路程。

中國的北斗衞星導航系統,不是仿效美國GPS的簡單重複,而是超越。首先,北斗(BDS)領先GPS,能實現文字相互交流。當前的GPS,像温度計,只有使用的人自己知道。北斗卻能夠像智能手機,可以發短訊,告訴其他人,你的實時定位和你的實時體温。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時,手機無訊號,座機又失靈,災區資訊與外界完全隔離。救援隊要靠GPS裝置發出震區每一條訊息。掌握到實時的一線訊息,救援隊才能充分利用「72小時黃金時間」,搶救生命。據説當年中國不惜以高價向美國短期租用精準的軍用級別的GPS。

如今,重大事故救援行動,有北斗。無人駕駛、立體交通,靠北斗。漁民出海捕魚,拜北斗。同理,香港輿論界要撥亂反正,要有官方的思想導航系統。這是最顯淺的道理。

港人要努力,要讓香港恢復舊觀,重新出發,再次站立,就要整頓輿論界,改革輿論界,明辨是非。現在香港電台仍在不斷混淆視聽,還在嘻皮笑臉,還要定義何謂愛國愛港,定義何謂港人治港,定義何謂司法獨大。歪理連篇,説得客氣點是糊塗,説得精準點是蓄意。敵對勢力在輿論界為所欲為,導致教育界和司法界淪陷,已非一日。香港要統一認識,唯有靠官方在輿論界的北斗導航系統。

責任編輯: 蔡璨